家庭农业网 >> 最新文章

海南毒豇豆事件背后揭露农药监管黑洞绿穗苋

2019-09-05

毒豇豆背后的农药监管黑洞

禁用农药被生产和广泛使用是普遍现象,海南只是一个缩影,这背后的农药生产销售监管黑洞应引起关注

本刊记者 刘建华 三亚、海口报道

继房价上涨成为全国焦点后,海南因毒豇豆事件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顶峰。

1月以来,武汉白沙洲农副产品市场三次检出豇豆农药水胺硫磷超标,且问题豇豆产自海南陵水英州镇和三亚崖城镇。武汉市农业局决定:2月7日起停售海南豇豆3个月。这一消息发布后,全国蔬菜市场发生连锁效应,纷纷检测出海南豇豆农药超标,广州、郑州、长沙等各大城市也暂停海南豇豆进入当地市场。三亚市的豇豆价格暴跌,由原先的3元每市斤跌破1元。

海南豇豆农药超标事件,让食品安全再次成为公众口诛笔伐的焦点,也引发了全国范围内对农药安全监管的质疑。

风暴之后

崖城,距离三亚约50公里的海滨小镇,是海南重要的瓜菜集散地之一。瓜果批发集散地占据着从三亚进入崖城的一条主干道上几乎半幅道路,路边的电线杆上立着豆角区”青瓜区”辣椒区”等牌子,绵延上千米。满载豆角的货车、拖拉机、摩托车横七竖八地停在路边等待着收购商的到来。

3月8日上午八点,黄民海兄妹开着摩托车载着豆角在崖城批发集散地的豆角区停了下来,但是今年,黄民海家的三亩豆角损失了数千元。

正月十二那天,豆角收购价格从三块多钱一夜之间降到了两三毛钱一斤,仅及成本的五分之一。有的人一气之下就给拉了回去喂猪”,黄民海说。

黄氏兄妹的豆角长相还不错,不断有人过来询问价钱。让黄民海欣慰的是,这几天豆角的价格开始回升了,尽管现在还不可能到两三块一斤的好价钱,但还是希望能卖到一块八左右,这样才会有几毛钱利润可赚。”

接近十一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黄氏兄妹最终以一块六毛五卖给了一个刘姓收购商。刘每年的这个时候都在崖城收购反季节蔬菜销往长沙,今年已经是第八年。最近因为农药问题,内地对海南蔬菜有抵制心理,销路并不好,收购数量也从每天两三万斤降到六七千斤。”他说,因农药问题引起的风波还未平息,收购商还存在很大的风险。

3月初,据海南省农业厅的通报,去冬今春海南共种植豇豆20万亩。已累计销售豇豆20万吨,还有20万吨豇豆待上市销售。自2月6日武汉、广州、合肥、郑州、杭州等11个城市陆续查出海南豇豆农药残留超标之后,豇豆产地价格大跌,现在不少地方每斤5角不到,据不完全统计,农民仅豇豆一项损失将超过12亿。

凭证出岛不代表没毒

其实早在2007年2月,武汉市农产品检疫检测中心就发现来自海南的豇豆农药残留超标,立即下达了2个月的禁售令。刚满两年过去,海南毒豇豆事件再次暴发,而且这一次来势更加凶猛。

海南官方对此次毒豇豆事件表现得极为重视。

武汉2月8日来函,海南9日就派工作组到凌水县英洲镇和三亚市崖城镇督查,要求当地必须对豇豆严格检测,不合格产品的不给予运输,对于合格的产品要发放合格证。” 海南省农业厅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处处长邢诒铁说。

三亚市农业局局长宫建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从毒豆角事件发生以来,农业局也大大加强了蔬菜安全质量的管理和监控,每个镇都分拔了20万元购买先进的检测设备,农业执法大队每天不间断地在市场与村庄间巡逻,发现问题及时制止。

海南省农业厅政策法规处处长莫正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农业厅特别组建了由省厅领导带队的督查小组,各地主管部门都加强抽检力度。还实行了海南豇豆等瓜菜质量安全监管每日一报。”根据罗保铭省长的指示加强产地检测,实行豇豆凭证出岛,将豇豆收购点100%纳入检测范围,由农业部门出具统一规范的检测证明,建立严格的准出制度。海南省农业厅在海口秀英码头和南港码头设立海南豇豆出岛检查检测站,3辆检测流动车、18个检测人员24小时值班,在海南省绿色通道办公室工作站的配合下,检查检测所有出岛豇豆运输车,把紧关口,保证每辆豇豆运输车凭证出岛。

尽管海南方面大大加强对豇豆质量的检测力度,但是,检测人员表示,他们只能对抽样负责,保证农药残留达标,从目前技术和力量,还做不到对全市所有的豆角统一检验。

除了检测面临的实际难题,海南方面也存在不同方面的解释。海南省农科院蔬菜研究所所长肖日新认为是豇豆的长相有其特殊性”所致,豇豆表皮不平滑,它不像辣椒等瓜果一样表皮有蜡质保护,农药很容易浸透到豇豆内部,被其吸收。即使是农户喷洒了被允许的低毒农药,但在其安全期未过就采摘出售,农药未被分解或是被吸收也容易引起质量安全问题。”他说。

肖日新认为,此次事件影响巨大,并不是因为今年农药超标比往年严重。他说,海南被新定位为国际旅游岛,社会各界自然对它的要求进一步提高。特别是时值两会”到来,老百姓更加关注民生、关注食品安全。所以,毒豇豆在这个特别时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禁药”难禁

甲胺磷是国家禁止使用的高剧毒农药,为什么农资店还有卖呢?”黄民海百思不得其解。

对于黄民海这些菜农来说,如何科学使用农药,是一项高难度技术。多年来,从来没有农技人员来到村子里传授我们如何科学用药,告诉我们哪些药是高剧毒,哪些药是国家允许使用在瓜菜上的。基本上都是靠我们自己几十年积累起来的经验和相互之间的请教,买药时也是以农资店老板推荐为主。”他说。

2004年,海南省立法明确要求:包括水胺硫磷、甲胺磷等16种高毒、剧毒农药禁止在省内销售和使用。

如今,在三亚崖城,已有大红条幅宣传禁止使用高毒农药,悬赏5000元举报奖励来抓销售剧毒农药犯规者,宫建国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接到一条有效举报线索。

而据记者的暗访与深入调查后发现,水胺硫磷、甲胺磷等高毒农药在海南仍有销售。

禁药”的价格只是正规药的五分之一,杀虫效果却比正规药明显要好。一农药店的店主对记者承认,以前这里不少家药店都出售过水胺硫磷和甲胺磷,也知道这些是政府规定不可以卖的高剧毒农药,但是这个药好卖,杀虫效果好,菜农们也喜欢用。”他强调说,每年都是这样,农技站的人对这个情况应该有了解,但没有人来管过。每次严查过后都是春风依旧,但以后可能得更小心了。”

农资店老板从店面隔墙后拿出了一瓶农药,让记者见到了水胺硫磷的真面目。全名是增效水胺硫磷”,是由湖北沙隆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湖北沙隆达)生产。

据了解,湖北沙隆达生产的水胺流磷有两种规格,一种是40%浓度,另一种是17.5%浓度,都是300克×20瓶,价格分别为140元和110元。湖北沙隆达并没有将农药直接销售到海南,主要是考虑到运输成本的问题,一大卡车又消化不了,小车运费高不划算”,湖北沙隆达股份有限公司一销售员向记者透露,2008年,广西水胺硫磷的需求量达到60吨,广东接近200吨。他们的农药基本上都是通过广东、广西两地再转售到海南。两广的销售人员通过联系好的海南海口、三亚等地的代理商,最后进入农资店或菜农手中。每一瓶每转一手有5毛到2元不等的利润。

海南毒豇豆事件后,水胺硫磷的销售也受到了影响。湖北沙隆达的一位郑姓销售负责人告诉记者,自从海南豇豆事件之后,他们不再生产剧毒水胺硫磷这种农药了,国家也查得紧了”,他说。

而另一种同样在禁药之例的甲胺磷”则是由上海农药厂生产的。

尽管是禁药,但销量一直保持着比较可观的记录。一销售员告诉记者,即使在销售时告诫他们不能使用在豆角上面也不会起到任何作用的。从厂里销售出去后,再用到哪儿,厂家也无法控制。”

郑姓销售员透露,水胺硫磷或甲胺磷等高剧毒农药由当地经销商推向各个农资店,在这个过程中并不会受到农业监管部门的干涉,但进入农资店后,药店老板一般不会直接上架销售,有菜农需要的时候再配售给他们。

莫正群介绍,自毒豆角事件爆发以来,海南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便和各市县农业局、农业综合执法大队、工商、公安、技术监督局等单位执法人员组成的农资整顿执法小组,奔赴各豇豆主产乡镇开展打击高剧毒农药等农资整顿活动。自2月6日以来,已经查处违规农资案件83起,立案23宗,取缔无证经营农药店4个,查扣无证种子35吨,没收劣质农资840公斤、灭线磷等高剧毒农药173公斤。

至于高剧毒农药究竟是通过什么渠道进入海南农资市场,莫正群的解释是,目前他们已掌握一定线索,交由执法部门深入调查,正在调查之中,尚无结论。

禁用农药被生产和广泛使用是普遍现象,海南只是一个缩影。很多人诟病于越来越宽松的农药生产销售监管机制。据了解,销售水胺硫磷等农药在几年前还需要毒品运输等相关证件,但如今不需毒品运输证便可通过大小货车畅通无阻走遍全国。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杜凤沛则认为,利益驱动令生产厂家不愿让其销声匿迹,违规药高毒高效,同时价格低廉,容易被菜农接受的事实成为一些中小型农药厂家的最好选择。而生产商、销售商从地上转到地下,令监管难度加大。

3月10日,海口的南北瓜菜批发市场入口处的检验室,桌子上面摆放着茄子、辣椒、青瓜、豆角以及各种蔬菜瓜果样本,市场负责人王主任告诉记者,他们每天都要对从本市场发往全国各地的瓜菜进行抽样检测。

市场价格记录显示,豆角已明显呈上涨趋势,已经达到两元钱一斤了。

电动闸阀

猕猴桃苗

贵阳无缝管

友情链接